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澳门彩票app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69|回复: 0

丹增旺加和他亲历的西藏登山队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5

帖子

10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9
发表于 2018-10-18 12:14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丹增旺加,就是西藏爬山大会上山友们熟识的旺加队长,他是西藏爬山队的高级教练,西藏爬山队的副队长,也是西藏爬山队的第二代爬山运动员。从1977年正式踏进西藏爬山队至今,他人生中最旺盛的二十八年是在西藏爬山队走过的,如今他已从英姿勃发的青年步入两鬓斑白的中年。每当他提起自己所在的西藏爬山队,话语中总是充满自豪,让咱们从他的亲述中,认识他和他所在的这支用生命与激情谱写辉煌的团队——西藏爬山队。

  翻开《西藏爬山运动史》,在人物篇中西藏爬山队的每个成员前面都有一个定语,旺加的名字前,有着这样一排文字:四次得到体育运动荣誉奖章的国际级运动健将。这对于一名爬山运动员来说,不论从业绩还是功绩上都象征着至高的肯定。

  而更多的山友则是从西藏爬山大会上认识这位爬山家的,旺加早已担任过三次西藏爬山大会的总指导,在这个职业爬山家与业余爬山喜好者的聚会上,旺加和来于全国各地的山友变为了朋友。提起这位亲切的队长,山友们总会联想到他浑厚的声音和质朴而又乐观的笑容。

  一张改变命运的照片

  如今8月初,我在西藏爬山队大院里和这位极具亲和力的旺加队长再一次见面了。此前通电话,咱们约好了,他让我帮他翻拍一张照片。旺加从队员扎西次仁家里借来一张照片,照片早已附上了被氧化后的黄色斑点,旺加说这张照片拍摄于1988年,那是爬山队圆满完成了中日尼双跨珠峰行动后,在北京受到班禅大师接见时的合影。照片上一张张曾经年轻的面孔提示咱们,近二十年的光阴早已悄然逝去。

  旺加说这是一张非常珍贵的照片,他记录了历史,而且对大多数运动员来说,这张照片预示着自己命运的转折。旺加开始讲述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,他在试着还原当时的首要情节。他指着照片里的人说,当时还只有我、仁青平措和嘎亚是西藏爬山队的正式编制,其他人都是临时工。班禅大师在询问队员们的干活和生活时,我告诉大师:“这些队员都是有任务时临时调过来,任务结束他们就回家务农放牧。”班禅大师说:“那他们不是像毛驴一样,白天借出来,晚上还回去。”说完,班禅大师摇了摇头。

  后来西藏自治区副主席,日喀则第一专员乔元忠宴请1988年攀登珠峰的队员,在饭桌上乔专员问体育局的领导说:日喀则要架设一支抢险队,假如你们不用这批队员的话,咱们就把他们吸收到抢险队里,这样也能够处理他们的编制提问。在场的仁青平措悄悄对坐在身旁的旺加说:“谁都是先长的耳朵,后长的脚,队员们进,也得先进爬山队。”体育局领导一着急,很快把这些队员录用到西藏爬山队,从此队员们从临时工的身份转变为职业爬山运动员。

  “我对罗则队长说,我愿意进西藏爬山队”

  其实爬山队的每名队员踏进爬山队都有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,问及旺加怎么踏进西藏爬山队的,旺加说那还得从他进部队说起:我出生在富农家庭,咱们家有六个孩子,我排行老三。八岁的时候,父亲将我送到拉孜本地区里的一所小学学习,马上升初中的时候,部队文工团来招生,我当时跳舞还能够,被选中了,后来人家调查说我是富农的儿子,不让进部队,就没去成。到了1974年底,1975年初,咱们家由富农被改为了中农,于是我进了部队,正式变为一名军人。

  1977年11月,国家为了执行1978年中国和伊朗军方联合攀登珠峰的任务,从西藏军区选拔90多人,内地选拔了40多人组织到珠峰地区加入集训。旺加在入选名单之列。第一周期的训练结束,开始进行最终的选拔确认队员阶段,考核标准很清楚,从珠峰大本营登达北坳(海拔7028米)者,将调入解入军八一爬山队,正式执行联合攀登的任务。这是旺加第一次碰触爬山,他登到了海拔7500米,当时和他到达相同高度的还有四个人。

  1981年春,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《第三女神》的纪录片,旺加做为八一队的爬山队员,协助拍摄,再一次有机遇亲近珠穆朗玛。但这两次的攀登并没有让他品尝到攀登的乐趣,相反因为缺乏阅历,攀登让他倍感艰辛,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:我那时候才21岁,

觉得爬山格外苦,心想从今以后再也不来了。我老家有一个60年代去过珠峰的人,他对我父亲讲,若把水果罐头扔进珠峰的裂缝里,第二天还能听到响声。这一说家里人就更担心了,父母和亲戚都劝我:当兵好好的,干吗要去爬山呢?家人的话让他有些动摇。

  1981年11月八一爬山队面临解散,旺加站在了他人生的岔道口,他面前有两条路,一个路标指向部队,他能够回到部队,接着作他的军官,而且那时候他早已被南京军校录取,将做为部队的训练对象送去学习;另一个路标的指向则是通往西藏爬山队,这意味着他将从部队转业,从此正式变为一名爬山运动员。年轻的旺加有些犹豫不决,那段时辰他常常会一起接受部队和爬山队两方领导的谈话。大哥一样的次仁团长语重心长地对旺加说:你年轻,身体又好,那么早转业干什么嘛,在部队会很有机遇前途。西藏爬山队当时的队长罗则,把旺加、桂桑、仁青平措、桑珠和尼玛一起面临转业的五个年轻人叫到办公室,问:你们愿不愿意转业到西藏爬山队,假如愿意,我很快给西藏军区和西藏人民政府打报告。

  旺加说,我当时也不是很清楚到底何去何从,但一想转业到爬山队就能够留在拉萨,我是很期望能留在拉萨的。另外,我觉得自己还是放不下‘爬山’两个字,我想以后假如能在爬山方面做出一些成绩,也会不亚于作一名军官的成就感。于是我对罗则队长说,我愿意进西藏爬山队。很快旺加就收到了转业命令。

  “大家都说爬山队的人好”

  1982年,旺加、桂桑、仁青平措、桑珠和尼玛五人一起从部队转业加入西藏爬山队,旺加是他们中年龄最小的。除了桂桑当时被分配当仓库保管员,其他四位全部变为爬山运动员。旺加至今很留恋当时爬山队那种亲切的氛围:那时,西藏爬山队总共才16个人,5个队员,咱们几个都是单身汉,老队员不仅在业务上造就咱们,生活上也很关照,咱们假如出差,家里的事同事们都帮忙料理得井井有条,就是家里门不锁也不担心。大家一起训练,一起劳动,一起搞基地架设,人人都很和气,没有人会斤斤计较发生口角,大家都说爬山队的人好。爬山队很和睦,咱们在这个集体里感到很温暖。

  “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登个山头”

  和所有的新队员一样,在最初变为一名爬山运动员时,旺加一心想的就是登顶,突破自己的登高记录。1983年春季,他被派往希夏邦马峰,为一支西德爬山队做协作。他当时很想登顶,但按当时的规则协作人员不准登顶,只能上到海拔7500米遥望了一下顶峰。同年秋,他又前往珠峰,为西班牙队当协作,在运输到海拔7790米的高度后很不情愿的下撤。接着冬季他和队友又接到任务,再赴珠峰为日本队充当协作,这是他第一次冬季爬山。冬季攀登较之春秋两季气候要恶劣得多,旺加记得他们运输到海拔6900米那天晚上,在北壁建了一个营地,坡度陡,风又大,帐篷被吹得像摇篮一样,他和队友多布杰一晚上都不敢合眼。第二天返回海拔6300米的一号营地,他向队员们介绍了上面营地的情况,为了保证安全提出调整方案。于是次日凌晨4:00队员们从一号营地出行,从北壁向海拔8000米高度运输,当日返回一号营地,避开海拔6900米的高空风的危险。他们就这样上上下下了好几次,顺利地完成了冬季队的运输任务。攀登的任务看似频繁,但因为都是作协作,所以登顶其实是没有机遇的。

  1984年,旺加给一支美国队完成运输任务之后,从珠峰匆匆赶往希夏邦马峰,那里有一支德国爬山队。旺加和他的队友们早早地完成运输物资在任务,留在海拔6900米的二号营地迟迟不下撤,他们计划凌晨3:00偷偷出行冲击顶峰。早晨日出时分,他们早已上到了海拔7900米的高度,旺加用对讲机与在大本营的总指导陈荣昌副队长联系,他满心欢喜地告诉陈队长,他们早已到了海拔7900米,离顶峰格外近了,马上登顶。可话没说完,对讲机那头就传来了怒斥:“你们疯了,不准去。”结果不宣而明,他们只能乖乖下撤。旺加说那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登个山头。

  大密度的攀登任务,虽然没有让旺加实现登顶的愿望,他却迅速地从中积累了实践阅历,早已成长为爬山队的骨干。1984年秋,西藏爬山队依据自身的实力和中国爬山界的期盼,向上级有关部门报告,请求西藏爬山队于1985年春季独立攀登世界第六高峰——卓奥友峰(此前的攀登都是与国内外爬山队联合完成的),为西藏自治区架设20周年献礼。1984年10月,旺加以教练的身份和洛桑德钦、边巴次仁一起到日喀则地区为第二年的攀登选拔队员。他们兵分两路,他和洛桑德钦教练前往拉孜和那木林县,边巴次仁教练到谢通门县,他们从这三个县一共招收了30人,他们大部分是来于牧民家庭的年轻小伙子,山友们熟识的14座8000米探险队的主力队员边巴扎西、仁那、洛则、达琼当时就在其列。新队员被送往日喀则,历经一段时辰的集训,再次准许体味、耐力和力量考核等层层选拔,最后确认15名新队员,他们的任务将是为主力队员运输物资。

  1985年春季,攀登卓奥友峰的行动正式启动,成天亮任队长,仁青平措是突击队长,他带领的拉萨集训队员是主力队员。旺回带着新队员完成了海拔6900米的运输,返回到前进营地,他去找成天亮队长,以确认是否有登顶的机遇,成队长说:你去能够上。于是旺加带着几名新队员直接上到海拔6900米,在那见到仁青平措。仁青平措让旺加做为协作明天送他们主力队员上到突击营地,然后让他下次再上来。旺加记得当时自己就没有答应,他说:“不论怎么我要上去。”为此他们争执了好一会。

  第二天,成天亮和仁青平措用报话机联系时,同意让旺加上去。当天,旺加和其他队员上到海拔7200米的突击营地。次日早上,从海拔7200米到海拔8000米旺加一直是承当修路。修路时忘了带防水手套,队友多布杰向他要糌粑时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早已麻了,开始不停地搓手。旺加说,“攀登的时候

觉得自己一是阅历不够提问;另外是心理压力大,因为和仁青平措争执过,所以总想着往前追,速率格外快,

觉得体力消耗格外大。直到上到海拔8201米的顶峰,我才长出了一口气。咱们那时候是无氧攀登。

  那时真的是缺乏阅历,在顶峰拍合影,人都不聚合,虽然只有咱们九个登顶队员,都没拍全。咱们把登顶的信息准许报话机告诉了大本营,之后就一直没再和大本营通信。眼看着天快黑了,大本营的呼号还没有得到咱们的任何回应。成天亮队长急了,在前进营用汽油浇在衣物上点燃,送信号。看见信号,咱们才意识到联系大本营,结果此时报话机已被冻了。……如今回忆起来,那时真不知晓累。”那次任务中,旺加立大功一次,被授予国家级运动健将。

  一起秋季,旺加和他的队友们到日本学习爬山理论和爬山玩法,并得到爬山教练的资质。

  天赐良机,珠峰圆梦

  1990年中、美、苏三国联合攀登珠峰,他终于争取到了以主力队员的身份攀登珠峰的机遇。在从拉萨出行时他对领导说,“我自己带装备,假如有可能,给我一个机遇。”

  因为天气原因,队员们通往大风口的路一直没有打通。此时队员加措和桂桑又

觉得身体不适,不得不下撤。指导部决定让旺加上到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,做前方指导,一方面根据天气情况调整攀登计划,另一方面也能够给队员们鼓鼓士气。等大风口的路修通后,让旺加再回到大本营,承当大本营的管理干活(当时爬山队缺管理员,达瓦书记和罗则队长让旺加担当这项干活)。

  旺加把这次攀登看作天赐良机,良好的体身状态更是给他带来强大的自信心。他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对总指导说:“我如今状况很好,装备我也自备好了,虽然保暧装备没有攀登队员那么好,但我想并不会影响登顶。请领导给我一次机遇,假如我这次能登上珠峰,回去还当我的教练;假如登不上去,我就去当管理员。”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  到了海拔8300米的那天下午,天气相当好,白云浮在珠峰黄色岩石带的下方,上方是灿烂的阳光。旺加第一次觉得从这个高度看珠峰是那么赏心悦目。

  第二天美国队的一名队员凌晨4点就早早出行了。旺加和队友加措的头灯不行,没有和他一起出行。估算着美国队员早已上到一定高度后,他们才起来,烧点水,看看表才6点多,又躺下睡了会儿。

  7点多钟,他们才往上走,那时苏联队也早已先出行了。上到第一台阶时,事先拉好的绳子早已被风吹掉,旺加固定了绳子后接着向上走,到了海拔8600米,顶峰上刚好出太阳,他正要把从海拔8300米带的食物放进海拔8600米的突击营帐篷里时,发现美国队员躺在里面。

  旺加回忆说:我让加措他们先走,让他们到海拔8670米的横切路段等我,我把东西整理好就上来。他们却说不敢走,让我走前面。我在前面走,要他们紧随其后。在从横切路段上到第二台阶后,加措没有跟上来。我返回去接他,他说脚不行,上不了了。我只好独自一人准许了第二台阶,最终胜利登顶。当时大本营的报话机与我联系,问我还有谁登顶了,我说我就是第一个,没有别人。后来才知晓当时南侧有人上来,我到顶峰后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,从南侧上来了5个人。那天,咱们这边登顶了6人,南侧有登顶了5人,恰巧在顶峰会师。在我的攀登经历中,我至今认为这一次是最难忘的。

  “爬山成就了我的人生”

  1993年,旺加被选入西藏14座8000米探险队并担任副队长。他和队员们一起先后登上了安那普尔纳I峰、道拉吉里峰、希夏邦马峰、卓奥友峰、迦舒布鲁姆II峰、马纳斯鲁峰。1997年以后,他加入了为14座8000米探险队壮行和接风的队伍,旺加说,次仁多吉、边巴扎西、仁那、洛则等这一代是西藏爬山队的第三批中坚力量。想到刚刚遇难的仁那,旺加免不了一声叹惜,他说,“是这批人创造了辉煌。”

  迅速梳理了一遍自己在爬山队的几十年历程,旺加说,我选择爬山,踏进西藏爬山队无怨无悔。爬山成就了我的人生。如今爬山队面临改革,形势多少还是有些严峻,但不论怎么,我期望西藏爬山队这面代表爬山精力的光荣旗帜能受到保护。

  丹增旺加:高级教练,国际级运动健将,西藏爬山队副队长。

  1957年5月生于西藏日喀则地区拉孜县扎西宗乡。1977年底调入解放军八一爬山队,变为一名爬山队员。

  1978年春,加入爬山集训并登达珠穆玛峰海拔7500米。

  1983年春,登达希夏邦马峰海拔7500米,同年秋登达珠穆朗玛峰海拔7790米。同年冬登达珠峰8000米。

  1984年春,登达珠峰海拔7790米。

  1984年秋希夏邦马登达7900米,同年冬到日喀则选拔队员和集训,1985年5月1日西藏爬山队单独组队攀登海拔8000米高峰,和八名队友一起登上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。被授予运动健将称号和立大功一次。同年7月至8月在日本学习爬山理论与爬山玩法,并得到爬山教练员的称号。

  1986年5月,登顶海拔7543米的章子峰。

  1987年10月,首登海拔7367米的拉布及康峰。

  1988年,中日尼三国横跨珠穆朗玛峰,时从尼泊尔一侧登达海拔8000米的南坳。

  1989年登上苏联境内的欧洲最高峰——海拔5642米的厄尔布鲁士峰。

  1990年5月10日中美苏联合攀登珠穆朗玛峰,胜利登上顶峰,获国家体委授予体育运动荣誉奖章一枚,并被授予“国际级运动健将”称号。

  1991年8月6日—9月28日加入尼泊尔举办的“国际爬山教练员研讨”,并得到尼泊尔爬山研讨会最高荣誉奖章。

  1992年在中日联合攀登南迦巴瓦峰行动中协作登达六号营地,给中日两国队员登顶打下良好基础,立一等功一次。

  1993年加入“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8000米高峰探险队”,登上8172米的道拉吉利峰。

  1994年春。登上8012米的希夏邦玛峰,同年秋再次登上8201米的卓奥友峰,得到国家荣誉奖章一枚1995年登上8035米迦舒布鲁姆Ⅱ峰。

  1996年登上8156米的马纳斯鲁峰。

  1997年登达南迦帕尔巴特峰二号营地,再获荣誉奖章一枚。

  2000年春任中国学院生联合攀登珠峰行动总指导。

  2001年担任西藏“首届姜桑拉姆爬山大会”组委会成员,承当玩法组。

  2002年任西藏“首届启孜峰探险之旅”行动副指导长。同年秋任西藏第二届“唐拉昂曲爬山大会”当场总指导长。

  2005年任启孜峰爬山大会当场总指导。

  爬山者网授权野外信息网发表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彩票app  

GMT+8, 2018-11-18 02:59 , Processed in 0.18720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